欢迎光临邹律师法律工作室,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律师介绍

邹连香律师 邹连香律师,贵州大学法学硕士,上海律师协会会员,现任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从事法律工作多年,办理数百起诉讼类案件,拥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和丰富的法律办案经验。擅长公司合同合同、婚姻家事纠纷、劳动纠纷、网络知识产...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邹连香律师

电话号码:021-64484005

手机号码:13918818359

邮箱地址:1759216500@qq.com

执业证号:13101201111935804

执业律所: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华山路1954号(上海交通大学)浩然高科技大厦16层

婚外情

法律能干预婚外情吗?

日前,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因婚外情而引发的“夫妻不忠赔偿案”。法院判令违反“忠诚协议”的男方赔妻30万元。这是《婚姻法》修改后,道德协议具有法律效力的首起判例。它开了一个先河:即通过协议的合法方式,让法律作用于婚外情。

年届不惑的曾明原是上海一家企业的营销人员,与前妻离婚后在常州创业。1999年,通过征婚,他与同是离异的贾雨虹相识。经过短暂接触,他们在几个月后登记结婚。由于双方均系再婚,为慎重起见,2000年6月,夫妻俩经过“友好协商”,签署了一份“忠诚协议书”。协议书中还特别强调了“违约责任”:若一方在婚期内由于道德品质的问题,出现背叛另一方不道德的行为(婚外情),要赔偿对方名誉损失及精神损失费30万元。

协议签订后不久,贾雨虹就感到丈夫与其他异性有染。2000年10月13日晚,贾雨虹得知丈夫在看望由前妻抚养的儿子时,留宿前妻家中。次日凌晨,贾雨虹便和亲友前往查看,发现丈夫与其前妻都只穿着睡衣。2001年8月,曾明生日那天没有从常州回上海,贾雨虹遂约亲友赶往常州,发现丈夫与一年轻女子同居。

危机四伏的婚姻终于破裂。2002年5月,曾明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法院判决双方离婚。与此同时,贾雨虹以曾明违反“夫妻忠诚协议”为由提起反诉,要求法院判令曾明支付违约金30万元。

法官认为,既然协议没有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且是双方自愿签订的,协议的内容也未损害他人利益,因而当然有效。同时,在指认自己有不忠行为的证据面前,曾明又不能进行有说服力的反证,据此,法院认为曾明“存在违约行为”,遂判令他支付对方违约金30万元人民币。曾明不服判决,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但不久即撤诉。最终,曾明赔偿贾雨虹25万元人民币,当场一次性付清。一场特殊的“夫妻不忠赔偿案”尘埃落定。(贾雨虹为化名)

专家评析

主持人:这件案件一经判决,即引起极大反响,一些法学专家随即提出了“法律的手是否伸得太长”的质疑,认为“法律要给人们留下一个私生活空间”,“法律只能止步于卧室以外”。你对此有何看法?

采飞:其实这样的争论并不是因为出现了这样一个案例才引发的,早在婚姻法重新修订的时候,对于是否将“夫妻互负忠诚义务”写进条文时就已经争论得十分激烈了。但是争论的结果,大家都知道,那就是重修订的婚姻法第4条规定了“夫妻应当相互忠实”,第46条规定了,有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等情形之一而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所以,现时的法律已经给了我们一个很明确的答案。[page]

主持人:但是仔细考察婚姻法的规定,赔偿的范围仅仅限于重婚等四种情形,这与婚外情是不是有着很大的区别?

采飞:单纯从法律条文来看,婚姻法并没有直接针对婚外情,但是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这样的情形恐怕没有人会说不是婚外情。过去我们在说第三者、婚外情之类的,往往会认为这是一种情感,是意识领域的,法律不应当干预。这是符合法治的一般原则的,但是对于一些超出意识领域而实际存在的行为,特别是严重的足以损害他人的行为,运用法律来干预也是一种应然之理。现行婚姻法规定的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两种情形事实上就是属于严重的婚外情行为。

主持人:法律并没有规定赔偿的具体数额,对此一旦引起诉讼,法官将如何裁判?

采飞:从案件的判点看,关键在于当事人双方的“忠诚协议”。因此首先要判定这份协议的有效性问题。随着当事人意思自治越来越受到重视,应当说只要是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协议都应当认定为有效,这在合同法中已经是明确的。但在婚姻法领域是否可以采取协议的方式来约束双方的行为?一般而言,人身关系并不能通过协议来设定,古老的婚姻法曾认为婚姻也是一种契约,其缘由是夫妻是人为设立的共同体,而非像血缘一样自然设立。我国婚姻法对此并不承认。但是针对本案而言,所谓的“忠诚协议”并没有针对人身关系来约定,其实质仍然是财产。如果该协议约定不忠诚即解决婚姻关系,则协议是无效的。而本案的协议约定的是财产上的关系,即给予一定数额的损失费,所以协议并没有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的情况,应当有效。法官据此判决当然是应该的。

主持人:有人担心这一判例会导致这样一个结果,如果大家都通过这种协议的方式来约束婚外情,则可能使人们的私生活空间因法律的干预而越来越小。

采飞:法律对社会而言,在于弘扬好的社会风尚,限制和处罚不良风尚。如果说法律干预的是人们正当的私生活空间,则法不为良法。如果法律干预的是人们不正当的所谓私生活,则这本身就是法律所应当做的。当然,我们也不能期望法律是万能的,对于婚姻而言,任何所谓的“忠诚协议”都不可能保证婚姻的美满与幸福,对此恐怕没有人不懂。所以,纷纷效法这一种情况应当不会出现。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手机:13918818359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华山路1954号(上海交通大学)浩然高科技大厦16层
Copyright © 2017 www.zlxls.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科技

扫码关注×

添加关注,精彩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