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邹律师法律工作室,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

您所在的位置: 邹律师法律工作室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邹连香律师 邹连香律师,贵州大学法学硕士,上海律师协会会员,现任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从事法律工作多年,办理数百起诉讼类案件,拥有深厚的法学理论功底和丰富的法律办案经验。擅长公司合同合同、婚姻家事纠纷、劳动纠纷、网络知识产...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邹连香律师

电话号码:021-64484005

手机号码:13918818359

邮箱地址:1759216500@qq.com

执业证号:13101201111935804

执业律所: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华山路1954号(上海交通大学)浩然高科技大厦16层

成功案例

夫妻离婚时协议约定债务由谁偿还,能否对抗债权人?

一、案情简介

戚某和姜某原系夫妻。2011年,被告姜某为家庭生活需要,分两次向原告沈某借款5万元。借款到期后,经沈某多次催要,被告姜某均未还款。2012年9月,两被告在达成离婚协议时明确约定被告姜某在外所欠的债务全部归姜某承担,被告戚某不承担债务责任。后因被告姜某未按约定归还借款,沈某于2013年4月10日将戚某和姜某告上法庭,要求两被告共同归还借款及利息。

二、双方主张

被告戚某认为此借款应由被告姜某承担。理由是被告姜某已与徐某签订离婚协议明确约定被告徐某一概不承担债务责任。且这份协议意思表示真实,内容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也不违反公序良俗原则。该协议成立,此借款由被告姜某一个人承担。

原告认为,此借款应由被告戚某和姜某共同偿还。此款是两被告在婚姻存续期间向原告借款,用于家庭生活,属夫妻共同债务,应由两被告共同偿还。两被告在离婚协议中虽约定债务由被告姜某承担,但原告并不知情,故该约定不能对抗原告,而只能在两被告之间产生效力。

三、法庭审理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戚某和姜某选择协议离婚,并就债务负担做出约定。该协议不能约束沈某。姜某为家庭生活需要向沈某借款,该款在性质上为夫妻共同债务,且沈某对协议一事并不知情,债务由姜某负担的内容更未征得沈某同意。因此,离婚协议约定的债务负担对沈某没有法律拘束力,被告戚某不能据此对抗原告沈某的债权请求权。

夫妻离婚协议约定债务合法有效。协议离婚的基本前提在于,婚姻双方能够就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共同债务负担等问题达成合意。戚某与姜某均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该协议的订立系循于双方真实意思,其间并无欺诈、胁迫等情节,且其内容不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故该协议合法有效,戚某与姜某应当遵守。

综上,法院判决被告戚某与姜某对沈某的借款及利息负连带偿还责任,同时指出“被告戚某若履行了本案中的给付义务,可依协议向被告姜某另行追偿”。

四、说法

夫妻个人债务是指夫妻约定为个人负担的债务或者一方从事无关家庭共同生活时所产生的债务。夫妻个人债务是相对于夫妻共同债务而言的。婚姻法规定的个人债务包括:(1)夫妻一方的婚前债务,已转化为共同债务的除外;(2)夫妻一方未经对方同意,擅自资助没有法定扶养义务人所欠的债务;(3)夫妻一方未经对方同意,独自筹资从事生产或经营活动所负债务且其收入确未用于共同生活的;(4)遗嘱或赠予合同中确定的只归夫或妻一方的财产,附随该遗嘱或赠予合同而来的债务;(5)夫妻双方约定由一方负担的债务,但此种约定原则上不具有对抗债权人的效力;(6)其他依法应由个人承担的债务。

婚姻法规定的夫妻共同债务包括以下几种:(1)夫妻为家庭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2)夫妻共同从事生产、经营活动所负的债务,或者一方从事生产经营活动,经营收入用于家庭生活或配偶分享所负的债务;(3)夫妻一方或者双方治病以及为负有法定义务的人治病所负的债务;(4)因抚养子女所负的债务;(5)因赡养负有赡养义务的老人所负的债务;(6)为支付夫妻一方或双方的教育、培训费用所负的债务;(7)为支付正当必要的社会交往费用所负的债务;(8)夫妻协议约定为共同债务的债务;(9)其他应当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的债务。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

手机:13918818359
地址:上海市徐汇区华山路1954号(上海交通大学)浩然高科技大厦16层
Copyright © 2017 www.zlxls.cn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律科技

扫码关注×

添加关注,精彩分享